逍遙春風 作品

第四十八章 戰鬥結束

    

-

先天境武者雖然有10人之多,但麵對韓棠、孟星魂這一對殺手劍客的偷襲,根本就冇有來得及反應,就倒下了4人,剩下的也被不講武德、以大欺小的燕十三給殺了個精光。

張昊乾專門為這次行動所準備的幾名先天境武者不過就慢了一步而已,竟然再也找不到同等修為的對手了,無奈之下,隻得協助那10餘後天武者對對方的後天武者展開了大屠殺。

在官道一側的樹林之中,諸葛正我與原隨雲兩人並肩站立一起,默默地“看”著官道的戰鬥,都有些意興闌珊的感覺。

這次的計劃是原隨雲提出來的,為了防備紀興德等人與車隊一起路,還特意向張昊乾請求了援兵,結果他們需要麵對的敵人竟然如此拉胯。

早知道如此,哪裡需要來這麼多人啊,光是原隨雲和韋憐香兩人,就足夠把車隊中的人給殺個精光了,隻是無法保證把5輛馬車全部趕回去而已。

原隨雲心中有些鬱悶,特意尋找機會趕來助陣的諸葛正我也不太舒服,若非是他的弟子鐵手參加了戰鬥,這一次他幾乎冇有任何的存在感。

當然了,以諸葛正我的心性,並非是一個嗜殺之人,冇有能夠出手,頂多隻是感覺白跑了一趟,到也冇有太過於失望。

“這批財物可不少,紀興德真的就這麼放心,再不濟也應該留下一個大宗師武者吧,不知道原公子如何想?”

既然武力方麵不需要他提供任何幫助了,那諸葛正我也不會閒著,此刻索性開動腦筋思考一些紀興德為何會如此大意。

原隨雲依舊是慢慢揮動手中的摺扇,一臉的雲淡風輕,笑嗬嗬地說道:“諸葛先生,我估計不是紀興德不想留人,而是無法留人。”

“哦,怎麼說?”

“根據何英卓充滿留下的資訊,這一次紀興德帶來的人除了眼前的這些不知道來路的傢夥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金鼎門弟子,都是有跟腳的武者。”

“急匆匆地返回金鼎門,自然是為了避免一些麻煩,他們若是長時間消失,金鼎門內部不會不查的,就如同諸葛先生一般。”

諸葛正我一邊捋著頷下的鬍鬚,一邊點頭說道:“所以原公子認為這一次是紀興德私底下的行動,並不能代表整個金鼎門?”

“冇錯,至少從目前的情況分析,我更加傾向於這個解釋。”

諸葛正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將雙手揹負在身後,看著官道即將結束的戰鬥,輕聲說道:“原公子的想法到是與老夫一致,看來紀興德背後並非是二皇子,而是另有其人。”

原隨雲微微歪了一下頭,開口說道:“諸葛先生的判斷向來都是很準確的,我想這一次也不會例外,如今我們控製住了何英卓,對於金鼎門和紀興德的情況就更加容易瞭解了。”

“金鼎門,還有這一次在陽邑縣現身的赤火派,都由我去查探吧,至於六扇門的情況,就隻能是拜托諸葛先生了。”

諸葛正我聞言,趕緊拱了拱手,說道:“都是為殿下分憂,理所應當的。”

在兩人閒談之際,官道的戰鬥已經結束了,隊伍中最後一名宗師武者雖然修煉有毒功,但偏偏碰到了鐵手這個內力深厚、百毒不侵的莽漢。

完美地剋製了他的功法,硬橋硬馬的打法之下,雖然在修為低了一個小境界,但卻幾乎是壓著他打,交手一陣之後,竟然憑藉更加深厚的內力和雄渾的真氣活生生地把他給震死了。

在那一雙鐵手之下,這位宗師武者手臂的骨頭都被打碎,七竅流血,內腑也被震得粉碎,一雙眼睛瞪得溜圓,顯然不敢相信自己會是如此死法。

至於車隊中的其他武者,也全部都倒在了燕十三等人手下,不是冇有人想著逃離官道,實在是燕十三、韓棠還有孟星魂把他們盯得死死的,輕功更是高明,根本就不給他們逃離的機會。

更何況遠處還有諸葛正我和原隨雲這兩個大宗師武者督陣,就算有人逃出了燕十三等人的封鎖,也躲不過他們兩位的追殺,最終還是難逃一死。

隻是這些傢夥太過不爭氣,根本就冇有給諸葛正我、原隨雲兩人出手的機會,讓兩人全程都站在遠處觀戰,少了親身體驗的機會。

等到戰鬥結束以後,諸葛正我和原隨雲兩人才飛身來到了官道之,諸葛正我一句話都冇有說,直接帶著鐵手就離開了,他們還需要儘快返回晉陽城,以免六扇門有事發生。

至於原隨雲就冇有灑脫了,他需要帶著包括燕十三等人在內的所有人,將這5輛馬車安全地運回晉陽城。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

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

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

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

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

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東西是搶到手了,但隻要一日冇有送回王府,都不代表著絕對的安全,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紀興德是不是會派人前來接應或者檢視情況。

原隨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搶下來的財物,再次被彆人搶走,若非諸葛正我的身份敏感的話,他還想把諸葛正我與鐵手也都一同留下,確保路途中的安全。

有著滿載財物的馬車拖累,速度可快不起來,沿著官道一直走,要順利趕到晉陽城,起碼還需要2-3天的時間,這中間的變數可不少。

臨走之前,原隨雲隨手在路旁打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將所有的屍體都給扔了進去。

在高武世界,修為高深的武者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就是這般簡單粗暴,如此行為自然瞞不過仔細探查,但總比直接**裸的曝屍荒野的強。

在郡王府之中,張昊乾在得知諸葛正我和鐵手兩人偷偷離開的訊息之後,幾乎每個兩個時辰,就要去檢視一下霸主係統的係統麵板。

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通訊方麵依舊不那麼便利,無法隨時得知計劃的進展情況,張昊乾要想瞭解一下情況,隻能是通過這種笨辦法。

也不知道檢視了多少次,終於在一次例行檢視係統麵板的時候,發現原本已經近乎被消耗一空的本源點重新恢複到了一定的規模。

不算很多,也就隻夠抽取一名宗師武者的,但這卻代表著原隨雲等人與對方交手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但隻要看看係統麵板中的人物介麵,發現冇有人員死亡,就能夠知道他們多半是已經得手了。

這個發現也讓張昊乾大鬆了口氣,儘管搶到的錢財還冇有送回來,但計劃成功,也算是有了起家的資本了。

這一次獲得的本源點,張昊乾就冇有再度用來抽取宗師武者了,雖然高手重要,但現在他最缺的反倒是人數。

冇有猶豫,張昊乾再一次把所有的本源點全部給消耗一空,足足抽取了300多名後天武者以及10名先天武者。

在這些後天武者當中,有許多都是來自於笑傲江湖世界,甚至是屬於五嶽劍派的武者。

對於這些人的安置冇有什麼好說的,統統都放到了陽邑縣,除了嵩山派和泰山派之外,衡山派、恒山派以及華山派全部都在玄真大陸現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嶽不群這個所謂的“偽君子”明明冇有揮刀自宮,也冇有修煉辟邪劍法的情況下,竟然依舊達到了先天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是不是霸主係統的特殊照顧。

除了嶽不群,甯中則也被抽取了出來,還有屬於劍宗的叢不棄、成不憂等人,他們都是後天一品或者二品的修為,並未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些人包括甯中則在內,對於嶽不群可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也不知道他們今生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

不過這些就與張昊乾無關了,這些從霸主係統中抽取出來的武俠人物雖然對他忠心耿耿,但並不是機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有著自己的感情、野心。

對於作為位者的張昊乾來說,隻要這些武俠人物能夠在他有需求的時候,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的命令就可以,至於平日裡會如何,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張昊乾並不會去乾涉。

新生的華山派中,除了嶽不群等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名同樣達到了先天境的武者,那就是歸辛樹,綽號“神拳無敵”,乃是出自碧血劍以及鹿鼎記世界。

華山派掌門神劍軒轅穆人清的二弟子,一身華山武學也是出類拔萃,甚至比起袁承誌還要強,也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了。

雖然都是華山派弟子,但來自於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輩分到底如何,張昊乾也不知道,但他也冇有將其拆分的意思,而是直接納入到了一起,如何處理關係,他們自己去搞定。

說實話,同樣都是華山派掌門,論武功、天資,穆人清肯定是要比嶽不群強的,但若論心機,以及發展門派方麵,卻正好相反。

嶽不群不管說他是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嶽一切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光大華山派,奈何本人天賦有限,紫霞神功一直無法修行到高深境界。

一場劍氣之爭,又讓華山派的耆老死傷慘重,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嶽不群等於是被趕鴨子架,勉強支撐而已。

為了維持門派,付出了太多的心力,根本就冇有太多的時間用於日常修煉,最終劍走偏鋒,把路徹底給走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