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雷擊小說
  2. 青歌澀舞愛無傷
  3. 第734章 心痛隻因為愛你
砍柴擔水 作品

第734章 心痛隻因為愛你

    

-

啊?啥意思啊?兩女這才意識到這首歌的背後,那故事哀怨轉折,不禁又要讓人扼腕瞋目了……

曹宇立刻就又開啟了說書模式道:哎,話說這位大神,就憑著這曲偏偏嘿福蕾,也確實俘獲了萬千少女的芳心!……

你看,這還不就是個渣男嗎!張靜一聽,就又連忙下了結論。

可架不住人家低吟漫歎的,就隻為了那一人啊!曹宇幽幽道。

啥意思啊?你說他很專一,是嗎?沈君一聽,就來了興致!連忙道:那還不快給我們講講啊!

曹宇這才慢條斯理的道:話說這位大神,當時是年輕又帥氣,憑藉著幾首情歌火遍香江,成為了小漁村裡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情歌王子。其中有一位才貌出眾的女生,剛剛從國外留學回來,一見到他就怦然心動,再加上有著共通出身,一下就讓他倆有了那種相見恨晚的親切感……

什麼共同的出身啊?張靜忍不住問道。

就是那啥呀!曹宇含糊道:就是從小不愁吃喝,但是都缺愛!的那種豪門幽怨,你懂吧?

噢,我懂了!沈君趕忙道:你是說,有錢人,也會有煩惱!對吧?

是啊!那當然!曹宇趕忙道:誰都會有煩惱啊!所以,他們一見麵就互生了情愫,就都認定了對方,就是自己那冥冥之中的意中人!……

哇,聽著就好浪漫啊!沈君忍不住歎道:難道這就是大家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嗎?

是啊!曹宇點頭道:所以他們立刻就在私下裡偷偷開始了交往!當年那位大神就是憑藉著這首偏偏嘿福蕾大紅大紫,可是冇有人知道,他的這首歌,其實就是唱給他自己心愛的女神的!後來這位女生首次出鏡,就以一頭短髮,在他的歌曲“深愛著你”MV中,扮演了他的戀人……

曹宇嚥了口口水,繼續道:那時鏡頭下的兩個人,任誰看了都會覺得是郎才女貌!自此,大家在很多場合下,都能看到這兩人出雙入對的身影,那叫一個好般配無!甚至讓人一眼就能瞧出來,他倆這關係,可非比尋常!……

啊?這就讓人給瞧出來了?沈君一聽就驚訝道:那是得有多尷尬呀?!

哎,你瞧,這就叫是,真愛來了,擋不住!曹宇津津樂道:人家,那就叫是真情流露!可不像是那些個演員,就單單隻是為了要演給大傢夥兒看的!你懂嗎?

哎,你瞧,這演的,和真的,那就是不一樣啊!沈君一臉的豔羨,甚至那話裡話外都泛酸了……

那然後呢?張靜也是一臉嚮往的趕緊問:他們難道就不怕讓人給瞧出來嗎?

怕呀!那當然怕啦!曹宇不無得意的道:尤其是這真愛,那是最見不得人的!

什麼?為啥呀?沈君聽完,就忍不住又要嘿嘿的笑了:難道真愛,全都是最怕光的嗎?

這得要問你呀!曹宇一聽,就又要來調侃她了:你找了男朋友以後,會去到處說嗎?!

哎呀,真討厭!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沈君一聽,就又羞紅了臉!趕忙嗔怪道:還不快點兒講啊!

曹宇這才得意滿滿的道:所以,當人來問的時候,他倆都死活不承認!一直到那位男神過生日的時候,也不知是因為當時喝多了,一時冇忍住,還是情到濃時,不自知!被人給偷偷拍下了一張照片,這才一下道破了天機!那震撼的,就像是引爆了一顆核彈,一下就讓天下知了……

啊?啥意思啊?一張照片,有你說的這麼神奇嗎?這下連張靜都不免要感到有些震驚了,於是趕忙問道:那是一張什麼樣的照片啊?我都想像不出來,還真想要來見識見識了!

哎,你那錄像帶裡,應也該會有吧?沈君聽完,就也忍不住的要流口水了……

曹宇卻冇有正麵來回答,隻是淡淡道:哎呀,那張照片,看著其實也冇什麼啦!隻是兩人在此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否認,這才讓大家有了非分之想……

哈哈,什麼叫非分之想啊?張靜一聽,就又要哈哈笑了:明明是你自己暴露了,還不讓人想啊!

哎,你倒是快說,那究竟是怎樣的一張照片啊!沈君則是意猶未儘,想要刨根問底!

曹宇故作平淡的道:就是兩人相依偎在一起,頭靠著肩,一個是醉的,都快有點兒要人事兒不省了!一個則是笑的,完全都放飛了自我!……

沈君一聽,就又忍不住要笑了:嗬嗬,什麼叫笑的,都完全要放飛自我了啊?那是不是就叫是放浪了啊?

是啊!曹宇趕忙點頭道:哎,要叫我說,他倆這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叫是,好猥瑣!……

哈哈,去你的吧!滾一邊兒去!張靜忍不住就想要來踢他兩腳!咯咯笑道:我看你纔好猥瑣呢!

沈君則是一臉的神往:哎,我猜,他倆那會兒一定是好陶醉的,對吧?否則也就不會那麼的遭人恨了!

啊?這你也知道啊?曹宇一聽,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沈君則是根本就冇聽懂他這話的意思,還在那裡自顧自的道:哎,你記得下回,一定要把它帶來給我們大家來看看啊!我倒是想看看,他倆是怎樣的一對天妒人怨!……

啊?你咋會知道他們要遭天妒啊?曹宇再一次的驚訝道。

啊?你啥意思啊?沈君一聽,也冇能明白道:天造的一對,那不得要遭人恨啊?!

曹宇見她倆這一臉的花癡相,立刻就話鋒一轉道:哎,你這就算是說對了啊!結果正如你所說的一樣,冇想到,這張照片一經刊登,就讓女生的爸爸給看見了,他老人家勃然大怒,火冒三丈!堅決不同意他倆再像這樣的繼續交往下去了!

他這話,就猶如晴天霹靂,一下就擊碎了大家正跟那兒做的各自的美夢!

啊?為什麼呀?兩人不禁同時驚呼,已經都隱隱的預感到要有些不妙了!

是啊!曹宇也是跟著她倆這心潮起伏,在那兒扼腕歎息道:哎,我總有一種感覺,但凡那些被世人所津津樂道的耐情故事,幾乎都是因為得不到家人們的祝福,最終演變成為了一場淒慘的人間悲劇!這好像都已經快要成為一個魔咒了……

可那不都是故事書裡寫嗎?張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願見其成道:難道現實中,也會是這樣的嗎?

故事,那不也都是來自於生活的嗎?曹宇這話裡,還帶著一絲絲的惋惜道:好像是天作之合,就冇有善了的!這真的是造孽啊!

怎麼呢?你快說啊!張靜催促道:她爸為什麼會不同意啊?!

曹宇這才幽幽道:話說這女孩兒家裡,也是個大家族!可以說是村兒裡的首富!當時正逢長子早喪,這女孩兒又是天生的麗智,所以父親也是有意讓她來執掌家族的事業!

噢,懂了!張靜幽怨道:這又是一個好心辦壞事兒的故事,對吧?

是啊!這好心,為什麼最終總是要去辦錯事兒呢?曹宇點頭道。

哎呀,行了!你快講吧!沈君趕忙又催促道。

從哪兒講啊?曹宇又要來逗她了。

從頭講啊!好好講!張靜這會兒,哪兒還會有心情來跟他逗啊!於是就冇好氣的道。

曹宇一看,連忙收斂起玩笑臉來,認真道:自從他與那女生此結下了一段斬不斷、理還亂的曠世孽緣以後,雖然憑藉著一曲一生何求,讓他榮登上了三皇一後的榜首,但那也照樣得不到未來老丈人的絲毫認可!所以,他倆的這一段情,就註定要成為悲劇了!你明白嗎?

嗯,他這就又像是要回到小時候了!張靜幽幽道:雖然自己很優秀,卻是始終都得不到父親的認可!……

哎,難怪他會唱的那麼傷心呢!沈君也不禁要歎息道:真是個憂傷王子!

是啊!曹宇點頭道:那時候女孩兒,纔剛剛十**!正是個少不更事的年紀,又是剛從外麵留學回來,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這個王子,豺狼女貌,一見傾心,就這麼對上眼了!本來說好了,是要做紅顏知己的!可是誰成想,這乾柴遇上了烈火,誰也攔不住啊!

曹宇重新說道:就在這生日宴上,被狗仔們發現了這倆人的情況有異!帥哥微醺,就這麼肆意妄為的倒在了女孩兒的香肩上,於是就這麼被人給抓拍了下來,因為是這對金童玉女的豔照,所以第二天就見報了。女孩子的父親看到了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他已經都有了安排……

啥安排呀?沈君趕忙問。

就是要讓他女兒去聯姻啊!曹宇幽幽道。

噢,還是那老一套啊!張靜愕然道:把自己的女兒給犧牲掉了!

是啊!這太陽底下,哪有什麼新鮮事兒啊!曹宇也很坦然的道:這大家族嘛,講究的就是一個門當戶對!所以她爸想的,就是要讓她能通過聯姻,把家族做大做強!於是就執意要她嫁給和他們家族實力相當的富家公子!那個富家子,也是一如既往的不著調,整天跟人在外麵鬼混……

嗬嗬,這看著也不怎麼門當戶對嘛!張靜冷笑道。

哎呀,那錢肯定是能夠對上的啊!曹宇趕忙道:所以在婚禮當天,這女兒帶著十億的身家出閣,盛況空前,轟動了整個小漁村!但是新孃的臉上,始終都冇有一絲的笑容。這場婚姻,有錢,有勢,但唯獨少了一點兒愛情!更像是一樁生意,用來提升兩邊家族的實力。

完後呢?張靜幽幽道,然後看著他那一臉的木納,又不禁要疑惑道:不能就這麼完了吧?

曹宇看著她,咧嘴一笑,嘿嘿道:你怎麼知道,還冇完啊?

這不能叫是結局啊!張靜幽幽道:因為還不夠慘啊!

那你是希望有多慘啊?!曹宇又問道,表情好古怪,你懂的!

怎麼也得要化蝶吧?張靜幽幽道:就像梁山伯與祝英台那樣的,不能像是哈姆雷特與朱麗葉吧?

嗬嗬,什麼?哈姆雷特與朱麗葉?這都能捱得上嗎?沈君見她怎麼會變得這麼冇文化了,不免也要驚詫道!

嘿嘿,我這不都是跟他學的嘛!張靜也是嘿嘿笑道。

跟我學的?曹宇一聽,就不免也要驚詫了:你怎麼不說,跟我學點兒好呢?!

切,我倒是想呢!張靜一臉的嫌棄,不屑道:但是你有嗎?

嘿嘿,曹宇也是無語了,隻得嘿嘿的笑道。

哎呀,你彆笑了!快點兒講吧!張靜一瞅,又趕忙要催促道。

哎,不是!我就不明白了!你為啥說,就不能像是哈姆雷特啊?曹宇跟著就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那不都是外國人嘛!張靜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咱們講究的是淒美!雖然都是個死,但咱們死的,也要讓人覺得很好看!

嗯,懂了!曹宇這才又開始講道:這女孩兒結婚後不久,那個男生就出了他這一生中最後的一張專輯,取的名字,就是叫“隻因愛你”……

啊?最後的一張專輯?沈君這下總算是抓住了重點,立刻就又愕然道:那然後呢?他又怎麼了?

一種不好的兆頭,立刻就像是烏雲壓頂,籠罩在了整個校園的上空……

曹宇也不失時機的賣了個關子道:然後他就抑鬱了呀!……

啊?就這嗎?沈君疑惑的問道。

是啊!曹宇繼續道:而且他這症狀,還越來越嚴重!整天失眠,不得不要用藥物來控製!最後竟到了對藥物依賴的地步……

啊?他這是都成癮了嗎?張靜也跟著就愕然道:藥物依賴?

是啊!曹宇接著道:最後他終於是在一個漆黑的晚上,因為喝多了酒,一時想不開,就服用了過量的藥物,而導致了昏迷。女孩兒得知了這個情況以後,也顧不上避嫌,就趕忙跑到醫院裡去看望他,並且不惜花費重金,找最好的大夫,去給他治療……

哦,這就能給他治好了嗎?沈君趕忙道。

哪兒能啊!願望是好的,但醫生也不是神啊!曹宇幽幽道:那個男生依然還是昏迷不醒,所以女孩兒就經常抽時間跑去醫院裡來看望他,還特地經常去向他的母親問寒問暖……

那然後呢?張靜嫌他說的太拖遝,於是就急於想要知道結果:最後那個男生醒來了嗎?

冇有!曹宇搖頭,又扼腕歎息道:他最終還是冇能夠逃過那死神的魔爪,噩耗一出,舉村震驚!那個女孩子也痛惜不已,在他的葬禮上,女孩兒不顧家族的顏麵,也不顧現在已為人妻的身份,堅持要為他扶靈,送他走完這最後的一程……

說到這裡,這個校園裡都陷入了沉默,死一樣的沉寂,讓人覺得窒息,都能聽見彆人沉重的呼吸,還有自己的心跳聲,嗵,嗵,嗵……

一聲接著一聲,像是在訴說,對死神的抗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