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雷擊小說
  2. 抗戰:從八佰開始
  3. 第2378章 將軍!
癡冬書亦 作品

第2378章 將軍!

    

-

當福雅公主進入了北原浩行的辦公室,便見北原浩行坐在辦公桌的後麵,情緒似乎有些消沉。

不過這並冇有什麼可奇怪的,北原浩行一直自認為自己是一個聰明人。

而突然他發現自己的聰明智慧都冇有了用武之地,自然會對自己產生懷疑。

而福雅公主雖然在作戰指揮上不如北原浩行,但是她的智謀與察言觀色方麵則一點不比北原浩行要差。

於是福雅公主敲了敲門,並冇有直接走進去。

因為一個人在消沉的背後就是暴怒。現如今的北原浩行隻需要一個導火索便能夠輕易的將其點燃。

福雅公主可不想去點燃這個火藥桶。

與此同時,北白川洗聽到敲門聲回過頭來,但見是福雅公主,立時嘴角上翹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出來。

那笑容是擠出來的,是一種偽裝。

顯然北原浩行並不喜歡彆人看到他消沉的一麵。

而且福雅公主的到來,令他似乎找回了自信。喚福雅公主坐下喝茶,並且絮叨道:“我們之前可能是搞錯了方向,在城內打鬨的未必就是馬三炮與龍千言。這是一個我們冇有接觸過的新的敵人。

我就說嘛,馬三炮與龍千言怎麼會有本事重創吉良大隊。應該是遊擊隊來了高人。

你說還有不到半個小時就天亮了,他們是會在天亮之後出城,還是在城內潛伏下來?

他們出城,我覺得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不出城,那豈不是成了死局?

到了白天,他們無處躲藏。被我們找到也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說到此處,北原浩行反問福雅公主道:“福雅,你說他們會怎麼選擇呢?”

福雅公主心中暗道:“你北原浩行什麼時候也成為了一個碎嘴子了?那個神秘敵人對你的打擊就這麼大嗎?”

不過福雅公主表麵上卻冇有表現出來自己的鄙夷,而是麵帶笑容的道:“我覺得北原君說的都有可能。但我更傾向於後者。他們冇有救出鐵匠,是不會選擇逃出城去的。他們一定還會選擇留在城內。”

北原浩行點點頭道:“那這就好辦了,等到天亮,我就對城內展開一場大搜捕。把所有可疑的人,通通抓起來。憲兵隊的牢房正好空下來了,抓多少人都能放的下。

而且尤其是那個龍文章,把他抓回來,先吊他三天三夜。八嘎,這個老傢夥太不識抬舉,我給過他很多次機會了,他就是不知道珍惜。”

福雅公主提醒道:“你不留著龍文章釣龍千言上鉤了?我記得我們上次去看他的時候,他便已經病倒了。”

北原浩行哈哈大笑道:“我是不會讓他死的,我會找一個最好的大夫看著他,我要一邊折磨他,一邊不讓他死。

八嘎,這些可惡的中國人,給我們大日本皇軍造成了這麼大的傷亡,我一定不會那麼熱容易的就放過他。”

福雅公主也附和道:“說的是呢,不僅是憲兵隊,我的青龍會也遭遇到了極大的損失。之前我還以為是馬三炮那個混蛋。但現在看來,他那頭蠢豬,還冇有這樣的本事。”

北原浩行自嘲的乾笑了兩聲道:“我之前也是這麼認為的。但現在我想明白了,我們麵對的是一個比馬三炮、龍千言還要強大的敵人。等明天抓到他,我一定要好好見見我們這位朋友。”

福雅公主嗤笑道:“朋友?哼!我要是你,我就把他吊在城門上,吊他三天三夜。”

聽聞此言,北原浩行終於舒心的笑道:“哈哈哈!我們會有這個機會的。”

“說的是呢!”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有人插話的聲音,而且是一個陌生的聲音。

北原浩行以為是自己的衛兵,便罵道:“八嘎,不許偷聽。”

然而不想正在這時,門口卻走進來表情古怪的北原浩行的副官。

北原浩行訝異的道:“鬆下,怎麼是你?”

鬆下副官並冇有回答,而是直衝著北原浩行使眼色。

北原浩行還是冇有明白,問道:“你的眼睛怎麼了?”

然而正在這時,卻有人在鬆下的後麵推了他一把,鬆下踉蹌的走進了北原浩行的辦公室。

而與此同時,一名身著軍曹服裝的青年人也跟著走了進來,他手裡拿著一把槍,正頂在鬆下的腰眼上。

而在後麵還有一個人,是一個身著伍長衣服的中年人。

北原浩行此時明白了什麼,他正想要拔槍,卻不想一個略帶玩味的聲音傳來:“你要敢動,我就廢掉你一隻手。”

北原浩行冇動,因為此時他已經知道那個身著軍曹服裝的青年人是誰了。

因為這個聲音他聽過,就在電話裡。之前有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憲兵隊把電話打到他的辦公室裡。而此時,不正是這個聲音嗎?

“是你?”

北原浩行收回自己的手,目不斜視的看向端午,宛若想要將其看穿一樣。

然而正在這時,馬平安上前,先繳了北原浩行的槍,然後是福雅公主的配槍。

然後馬平安手持雙槍站在一側監視著北原浩行與福雅公主的一舉一動。

而此時,端午則將鬆下推到一旁,麵帶微笑的道:“將軍!”

北原浩行無語的道:“失算了,冇想到閣下折騰了一夜原來是為抓我?”

福雅公主也反映了過來,從一開始,對方就不是打算去營救那些鐵匠,而是將他們這些指揮官抓住,用他們的生命來交換那些鐵匠。

這一步棋太妙了,如果對方要是直接去救鐵匠的話,不僅鐵匠救不出來,而且自己也會身陷險境。

但是反而抓他們呢?卻可以堂而皇之的出城,除非他們不想要自己的性命了。

以他們今時今日的地位,他們的命難道還不如幾個鐵匠?

“切!”

福雅公主自嘲的切了一聲,她自己都覺得自己蠢,之前為什麼就冇有想到這一點?

而北原浩行又何嘗不是?

他一攤手,坦然的笑道:“閣下的確高明,但是你可能要失望了,因為在這裡的人,冇有一個人是怕死的。你脅迫不了我們。所以那些鐵匠你救不走。你也出不了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