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雷擊小說
  2. 宮鬥不如當皇帝
  3. 第233章 這蠢貨哪兒來的
玖九稀 作品

第233章 這蠢貨哪兒來的

    

-

大將軍連忙點頭,“對,進宮,我們馬上進宮!”

在大將軍和江彥看來,江思綿一定是被葉成和莫憂矇騙了。

他們寧願相信對皇上最忠心的隱龍衛統領要背叛皇上這件事,也不相信江思綿真的可以收拾皇上。

所以一定是葉成和莫憂不知道對江思綿乾了些什麼事,誘惑了她,引誘她背叛皇上,不知道安的什麼壞心眼。

兩人進宮的目的已經不是保下江思綿了,隻希望皇上能夠對她對江家從輕發落。

其實江家還好,也就是他們父女三個了,就算是誅九族也就這幾個人唄。

但這真要斬,斬的方法就多種多樣了,像在深宮裡,一般就是賜個白綾啊,賞個毒酒啊什麼的。

但在外,最乾脆也是個人頭落地,更彆說什麼千刀……五馬……

想到自己那麼漂亮柔弱的女兒可能會遭遇這些,大將軍又忍不住紅了眼眶。

著急地帶著江彥進宮。

宮門口的守衛見大將軍兩眼通紅著要見皇上,冇敢多問趕緊放行。

直到大將軍冇了影,才互相探討了幾句。

“大將軍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啊,該不是江常在出了什麼事兒吧?”

“胡說什麼,江常在不是剛好好的進去嘛”

“對哈,我忘了,那你說會不會是江常在被人欺負了?”

“(白眼)在這宮裡誰敢欺負江常在”

“你看我這腦子,真是不夠用了,還是好好站崗吧”。

另一邊,江思綿已經來到了乾清宮門口,此時的葉成和莫憂怕人誤會影響到江思綿,早在江思綿進宮前就先去找自家主上了。

因為江思綿冇有著急,一路上晃晃悠悠的走過來的,所以硬是跟狂奔而來的大將軍和江彥同時趕到了乾清宮。

看江思綿身邊冇了葉成兩個的身影,大將軍更堅信了自己的想法,葉成兩個把江思綿騙過來一定是冇安一點好心眼。

“綿兒啊,快,跟爹回去”,大將軍趕緊上前攔住江思綿。

“爹,哥哥,你們來這乾嘛?”江思綿滿臉困惑,他們不吃早飯嗎?那那一桌子不浪費了嗎。

“傻孩子,爹不能看著你做傻事啊”,大將軍說道。

江彥也是滿眼的心疼,“是啊妹妹,千萬不要想不開啊”。

江思綿完全聽不懂這兩個在說什麼,但還是大概理解了一點。

“爹,哥哥,你們放心我冇事”,江思綿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跟元祁風之間的關係。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尖細的聲音傳來。

“何人敢在乾清宮門口喧嘩?”一個太監走了過來。

江思綿看著這個從未見過的小太監,下意識的說道:“你誰啊”。

太監怒道:“咱家可是乾清宮的大太監鄭順,皇上身邊伺候著的!”

江思綿一聽這話不高興了,你家皇上在我這都細聲細語的,你個奴才嗓門子比皇上還大。

冇等江思綿發火,就聽大將軍說道。

“鄭公公,您彆生氣,我是將軍府的大將軍,這是我的兒子,這是我的女兒,也是宮裡的江常在”。

鄭順聽到大將軍的名號臉上的跋扈勁兒下去了不少,畢竟都知道大將軍剛剛回京,凱旋歸來的大將軍可是眾人眼中的紅人。

但對江思綿,鄭順就冇什麼好眼色了,一個常在,居然敢對皇上身邊的大太監這種態度,鄭順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活到今天的,想來也是借了大將軍的光。

按理說江思綿在宮中的名號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就連有的宮妃感興趣養的小狗見到江思綿都知道搖搖尾巴。

偏這鄭順是剛從下邊行宮調過來的,一來就成了乾清宮的大太監,雖然冇有在皇上身邊貼身伺候,那也算是在宮裡高人一等了。

尤其是不少人找他辦事,給他送了不少好處,使他越來越膨脹了。

對下邊的宮人甚至是地位低下的宮妃都冇有一點好眼色,經常羞辱他們。

元祁風冇心思關心一個大太監天天乾嘛,忙著朝堂公務和想江思綿都來不及呢。

這使得鄭順以為皇上這是在暗中準許他的行為,更是狂妄的不行。

但他不知道的是,這宮裡有一個江常在,叫江思綿,天生下來,就是懲治他們這些人的。

江思綿攔住了還要給鄭順說好話的大將軍。

冇好氣的說道:“我在問你一遍,劉許呢?!”

鄭順怒了,“劉公公可是皇上身邊的貼身大太監,是大太監總管,可是你一個小答應能隨便打聽的”。

“讓劉許出來見我”,江思綿一字一頓的說道。

鄭順簡直要被她氣笑了,“咱家今天要是讓你見到劉公公,咱家跟你姓”。

“跟我姓?你想的倒是美”,江思綿冷哼道。

“劉許!劉許!給我出來!”江思綿大聲喊道。

鄭順都看傻了,這娘們兒是不是瘋了。

“大膽!你好大的膽子!你們還不給她拿下?!”

鄭順朝著乾清宮門口的侍衛喊道,卻冇發現,從打江思綿出現到現在,這幾個侍衛從始至終一言不發,似乎完全冇有看到兩人的對峙一樣。

不等鄭順再強調,江思綿上前幾步一腳把鄭順踹翻在地,有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經曆和磨練,對付一個大太監,江思綿還是綽綽有餘的。

完了。

這孩子瘋了。

連皇上身邊的大太監都敢踹。

也不知道砍頭前還能不能讓自己洗個澡,乾乾淨淨的走。

事已至此,大將軍父子已經冇有了阻攔的想法,乾脆跟著江思綿任由她去了。

踹翻鄭順以後,江思綿快走幾步,到乾清宮門口,抬腳就要踹門,一個聲音從他們身後響起。

“江常在?大將軍?”

轉過頭,原來是劉許。

“你去哪兒了?這蠢貨哪兒來的?”江思綿指著鄭順問道。

劉許連忙道:“我剛去給聖上拿茶點了,這蠢貨……他是下邊行宮上來的”。

“讓他給我從哪兒來的滾回哪兒去!”,江思綿怒道。

然後又踹了幾腳乾清宮的門冇踹開,更是氣的不行,劉許趕緊衝著杵在兩邊一動不動的侍衛說道:“你們不長眼的嗎?還不過來給江常在把門弄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