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雷擊小說
  2. 電力世界的糖果射手
  3. 第六百二十七章 1.1.45 補充
陽湖之魚 作品

第六百二十七章 1.1.45 補充

    

-

記錄中……

癌界。

“吃得苦中苦,方能更吃苦;苦界人最擅長吃苦,所謂娑婆世界就是如此。”我也是感慨。

“人事部的事,走吧。”命運說著。

“天道同意我去人事部當人事顧問了?”我問。

“實習,實習的。”命運說著:“你還是采購部長。”

“我去,人麻了……”我低頭。

之後,公司業務。

麵試的人先後到來。

我是實習的人事顧問,人事顧問可有可無,類似於外掛,不是必然。

一輪麵試。

麵試官看了看我。

我微微搖頭。

“抱歉,你,回去等通知吧。”麵試官說著。

之後,麵試官問我。

“基本上還行,合格的,顧問你為什麼會否定?”

“感覺不對,頻率不對,這人,霸氣外露。”我說。

“能力不行是一時的事,態度不行是一輩子的事;有能力,態度不對。”命運說著。

“他態度挺好啊,甚至都有些卑微了。”麵試官不解。

“子為中山狼,得誌便猖狂;小人就是這樣,裝得很卑微,小人得誌的時候,非常麻煩;這可以形容很多人,這種人還不少。”我說。

“狼子野心。”命運點頭:“鑒定為惡。”

“但他很合適我感覺。”麵試官還是覺得。

“實在缺人的話可以短期雇傭,但我真不推薦這樣。”我說。

“長遠來看有害的,弊大於利。”命運說著。

“那聽顧問的吧。”麵試官接受了這個決定。

而後。

我和命運在喝酒。

“何為龍?”命運說著,她展開世界地圖:“就以此說,迦勒底,各個區域的旅行,在這一切的傳說交彙之時,龍,亞龍,龍之血;此外,還有很多,很多神話都是有泰坦和大洪水和多頭蛇的記錄,人首蛇身的傳說也是世界各地都有。”

“總會有所謂的磚家說,大洪水是人類的共同記憶,自然崇拜也是人類的共性,啊,是,都是假的;提問,雖然不能證明傳說是真的,但是,反問磚家,你能證明傳說是假的嗎?你問我那是不是真的,拿出證據來;那我問你,你又如何證偽?”命運說著:“這就是邏輯,辯論,邏輯陷阱。”

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偽。

都冇有證據。

我們閒聊著,笑著。

毫無緣由的,我吐血了。

不隻是吐血,該說是七竅流血嗎。

吐血的話基本是能內出血了,傾向於內臟破裂。

七竅流血的話。

“不行,血止不住。”我疑惑:“什麼?什麼情況啊這是,我明明什麼都冇做,為什麼我修行就會變成這樣……”

“所以無數次,都說了啊,犭,你會死,但不是現在,再多撐一段時間吧。”命運走過來給我紮了一針。

“這針劑是……”我雖然還是感覺頭暈,但是見效很快的好多了。

“是的,齊小姐研發的病毒針劑,強行續命就這樣。”命運說著。

洗把臉。

“屍解仙是鬼仙級彆吧。”命運看著手機:“說起來你剛纔突然七竅流血好嚇人啊,你冇在打七傷拳吧?那玩意威力大但是代價也大,傷敵一萬自損八千,內臟破裂說常有的是,無論敵我。”

“七傷拳,簡而言之類似於過載,超越身體的保護機製,獲得額外的輸出,但是代價就是如此,所謂的係統超頻的感覺吧。”命運說著。

“啊,好多了。”我洗了把臉,感覺還行:“研究還要繼續,我的研究課題,還要繼續。”

“你看起來有點缺血,要去輸血嗎?”命運說著。

而後,我在醫院輸血。

我很容易缺血,所以現在越來越頻繁的在醫院輸血了,而且不知道怎麼的,總感覺癌界這邊醫院的血源幾乎絕大部分都來於星淵眾的提供。

感覺怪怪的。

星淵之血。

“純潔之物最難對付。”命運說著:“交白捲了嘛這不是。”

“主人,這傢夥的事情,我們可以幫你處理掉,保證乾乾淨淨。”

“冇必要,冇必要做到那種程度。”我說,否決了部下的計劃。

不過有時候我還是很感慨,女人狠起來是真的狠,讓人冷汗直冒,脊背發涼的那種狠。

她們辦事太利落了,太過利落了……

癌界的內部問題。

我在廚房和麪,和女仆們閒聊著。

“然後啊,我男朋友他太懦弱了,感覺他很不爭氣呢。”

有個女仆在和女仆們閒聊到她男朋友。

對此,我半開玩笑的說著:“那要不要和我交往?”

“纔不想和他分手呢,雖然主人也不錯,但是我果然還是放心不下那軟弱的男友。”她說。

“哦,那還真是,你很喜歡她呢。”我大概明白了:“今晚陪我一起吃個飯,在下班後。”

“都說了我有男朋友。”她說。

“隻是吃個飯,主動權在你,不是嗎?我是站在你這邊的,絕不會說讓你和你男朋友分手這種話。”我說。

“主人你是相當我男閨蜜嗎?接近我也冇好處哦。”她笑了笑。

“不要什麼好處,真的。”我說。

“那反而奇怪了。”

“好吧,就像你想的那樣。”我說:“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店。”

軟磨硬泡的終於和她約會吃了一頓飯。

之後道彆。

我和命運散步。

“你還真對那種女仆感興趣呢,看起來很普通,還是說你就是喜歡ntr?”命運說我。

“我隻是感覺她和他男朋友關係不太好,保險起見我就介入一下,當個保險絲。”我說:“人總要有個念想,不是嗎,我一定能做到什麼。”

“隨便你吧,總是操心一些有的冇的。”命運說著:“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對了,你還吃得下嗎?我們再去整點吃的?”命運喝著酒,說。

“我打包了吃的,不用買了。”我說。

“哦,打包呢,打包是好習慣,走吧,去你家喝酒!”命運很高興的樣子。

而後。

“然後這邊的局勢是這樣的。”命運說著。

“那邊也有嗎?!”我驚,不過一瞬間就感覺這些看似毫不相乾的事情全連接起來了:“全員惡人啊……”

野蠻之惡。

狂熱,野蠻。

癌界,狂熱的氛圍,野蠻的戰術。

因為如此,所以我們非常明白,何為狂熱,何為野蠻,何為惡意。

正因為明白,所以我們才知道和平和善意的可貴。

癌界,天數運轉。

“一切都已經積重難返,如今就像是在走鋼絲,天數決定,如今的狀況隻有糟糕和更糟,而更糟的結果就是……,這是小概率事件,隻要不大概率發生小概率事件的話。”我大概算出來了。

個人的實力在世界大局來說,怎樣都是無能為力。

這,就是天意……

凡事不能著力的地方就是命。

這,就是命運。

癌界,如果這世上必須要有壞人的話,那壞人的位置我坐了,這就是占位。

走壞人的路,讓壞人無路可走。

怎麼感覺就和必須要有一個巫妖王一樣。

癌界,但願癌界能迎來……

我,喜歡俗套的大團圓結局的故事。

果然呢,童謠。

心情複雜。

迦勒底,在我看來能讓童謠坐在我大腿上一起看書就已經很幸福了。

話說啊,這抱起來感覺好小隻哦。

小小的。

說起來童謠的本體是故事書吧。

迦勒底是個好地方。

難得的休息日,入夜,窗外的蟲鳴,明明是春分冇過多久,總有一種夏天的感覺。

屋內的熏香,聽命運說,這熏香可是高階貨,燒起來倒是意外的,清香安神的類型。

和童謠閒聊著,我總是下意思的把她當小孩子敷衍,但是她意外的很聰明,我才明白,純真不等於傻。

彆人隻是單純,又不是傻子。

“如果非要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纔算大人的話。”

“不太好呢。”我低頭:“然後,我錯過了好幾個約會,卻發現她們一直在等我,幾乎無一例外,如果是巧合的話,那也太巧合了,過於巧合了。”

“所以兔子先生是遲到了嗎?冇能趕上茶會。”

“也許我一直都在逃避吧。”我說:“正因為事情太複雜了我才懶得去想,選擇性的無視了很多事情。”

癌界,有夠叢林法則的。

許多事情都是,難說呢,各種意義上。

善意,正義,愛與勇氣。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