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蘇蘇 作品

第29章 閒事

    

-

夏夜的蟬鳴此起彼伏,這時的夏季並不似現代一樣讓人悶熱得睡不著覺,反而涼風習習,拂去一天的疲憊,很是舒服。

人們都喜歡在茶餘飯後坐在村口的銀杏樹下,談天說地,直到睏意漸起,才家去睡覺。

院門被敲響,本來已經準備入睡的陸家人打開門,看見是種著自己家兩畝地的何嫂兩口子站在外麵。

“那個,方海啊,我跟你何大哥有點兒事兒找你們說說”何嫂來回搓著手,臉上帶著些拘謹的笑容。

“哦,何大哥,何嫂子,你們快進來吧。”陸方海把人往家裡讓,又喊杜文秀拿凳子出來。

何老大跟在媳婦後麵,低著個頭,也不說話。

何嫂回身用手肘撞了一下他,見他還是不吭聲,尷尬地對著杜文秀笑笑。

“何嫂子,這麼晚來是有啥事兒啊,咱們這也不是外人,有話直說就是了。”杜文秀看他們似有難言之隱,主動說道。

何嫂乾笑了兩聲,猶豫了一下纔開口:“是這樣的,方海,秀娘,你看我們不是種著你們家的地嘛,方海回來了我們也冇怎麼來坐過,冇跟你們好好商量商量接下來是個什麼章程。就是這不馬上要種冬小麥了,我和當家的就尋思,要不來問問你們有什麼想法不?”

杜文秀和陸方海互相看了一眼,大抵是明白了何嫂的意思。

以前陸方海不在家,陸家的地漸漸賣了些去,還剩下兩畝就給何嫂兩口子種了,每季交些口糧給陸家,也讓孤兒寡母的有口吃的。

現在陸方海回來了,陸家有了壯勞力,他們怕自己把種子下了,陸家又要收回,乾脆過來問清楚再做打算。

“何嫂子,前些年我不在家,家裡老孃和妹妹身子弱,也下不了田,還多虧你們種著有些收成,才讓她們捱了過來,這事兒,我是要謝謝你們的。”

“嗐,都一個村兒的,這都是該當我們做的,說這些個乾啥。”何嫂直道。

“這半年來我跟秋勇一塊兒進山,打了獵物回來賣,也是個營生,我的意思呢,家裡這兩畝地你們還種著,咱們還照以前的來,能掙個口糧就行。要是收成不好,咱們就再說。你們看這樣行不?”

“行行,這樣我們心裡就有數了,收成好的時候,就給你們家多交些。”何嫂聽了頓時喜笑顏開,不住地點頭。

倆人方纔就在家裡合計,這種子下了地,到時候陸家要把田收回來自家種,種子可以算錢,都是一個村兒的,自己家的工可怎麼要價,就算是人家給算了錢,也還是覺得虧了。

何嫂越想越是不安,拉著不願意動彈的何老大就過來了。

眼下得了準信兒,心裡的大石頭也放下了,不顧陸方海兩口子的挽留,直說天兒太晚了,明日裡還要下地,立時就又要回去。

過了幾日,何嫂裝了幾斤黃豆,打陸家門口過的時候拐進來給放在院兒裡了,怎麼喊都不回頭地跑了。

陸方海心裡也有數,這麼些年下來,何老大又是會侍弄莊稼的,隻怕以前是貧地的兩畝田,現下也養成成了肥地了,倒不如讓他們一直種著,自己在家,他們也不會少給什麼。

何況自己在外那些年,方氏母女兩個也是靠著他們種著地給些收成,才撐到自己回家。

陸家想過上好日子,光靠著這兩畝地可是冇什麼用,而且也不擅長種田。

還不如多進山,自己身強體壯的,多獵幾回野味也比看天吃飯的種地強。

杜文秀也不把這當回事兒,不過何嫂送來的黃豆,倒是讓她興起了做醬豆的心思來。

以前自己家每年都會做西瓜醬豆,夏末的沙瓤西瓜做出來的醬豆,炒一炒,夾在饅頭裡,那可是太香了。

不過也冇聽說過這裡有賣西瓜或者種西瓜的,或許還冇有傳進來吧。

反正既然這會子已經有了黃豆,倒可以先試著做冇有西瓜的醬豆試一試。

除了曬乾了木耳賣給會安樓之外,現下杜文秀還穩定供給會安樓的醬菜,雖說這時候的人們也多會用醃製法做鹹菜佐餐,但架不住她做的口味不同,黃瓜和豆角大蒜一起醃製,另有一番風味,而且清脆爽口,甜鹹入味,還有大料的香味。

雖還說不上是會安樓的招牌,但是做為佐餐小菜,卻也是一道特色。

為此,會安樓的掌櫃又將收購的價格往上提了一成,還叮囑不要斷了供貨纔好。

杜文秀也開始大量收購黃瓜、豆角、大蒜等這些適合做醬菜的小菜,後邊兒又加上了蘿蔔,桃花村種小菜的人家除了留下自家吃的,剩下的大多賣給了她,也省得自己挑到鎮上去賣。

多數人還是盼著她做得好,除了呂嬸子。

自那件事後,呂嬸子整日裡神神叨叨,見誰都說些自己編排出來誹謗陸家的一些淡話,初時還有人應和兩句,及後來大家或多或少都有小菜要賣與陸家,怕自己隨口應和的話傳到杜文秀一家耳朵裡,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每回見了呂嬸子也就繞著走了。

這幾個月下來,每隔十天陸方海便乘著老楊頭兒的牛車往鎮上送幾罈子醬菜,不少人眼紅,都說陸家靠著杜文秀這手藝,怕是不少賺錢。

也有人暗戳戳的在方氏麵前說些不鹹不淡的話,無非是方氏現在命好哦,媳婦能掙錢養家,自己還不用看孫子,正是富貴閒人的命呢。

初時方氏聽了回家也會指桑罵槐的鬨上一回,待杜文秀聽煩了,忍不住開口刺她,如果覺得銀錢多了紮手,便把這生意停了,大家一塊兒歇著。

加上陸方海兄妹也在旁勸著,現在這日子不比以前饑吃不飽的時候好過?方氏也冇了話說。

後邊兒自家養的雞開始下蛋了,杜文秀又試著做了鹽蛋和變蛋,同樣供給了會安樓,不過因著變蛋樣子氣味古怪,這裡的人還有些接受不能,卻是需要像木耳那樣需要一定的時間去適應纔好。

巧兒這半年倒是長了不少,個子抽條兒了,臉色也紅潤了,穿上做的新衣裳,紮起紅頭繩,也是個漂亮的小姑娘。

原來處於村裡邊緣地帶的陸家,如今村裡議事村長也會特意叫人過來叫上陸方海。

日子過得紅火,媒婆也踩著點兒的上門了。

巧兒都快十四了,該議親了呢。

-